苏州螃蟹批发价格联盟

一只大闸蟹的风流成名史!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秋风起、秋水涨、秋菊黄,每年中秋前后,都是螃蟹正当肥的时候。街头又巷尾,家常也里短,在吃货看来,不过就一句话:吃蟹要紧!


关于蟹,我们总是吃的多,知的少,

蟹分完公母还要分南北?

怎样吃蟹既风雅又风趣?

哪些文人墨客是螃蟹的迷弟迷妹?

接下来,让我们吃上一口蟹,

穿越到上下五千年里寻些答案。

蟹之成名,始于东晋。《晋书》里有个叫毕卓的家伙,既是酒痴,更是蟹痴,平生最大愿望就是“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而到了宋代,已有小贩每日在汴京的酒楼下摆摊卖蟹,明代《酌中志》还记载了宫中蟹宴。


清代文士顾禄有《清嘉录》一书,记载苏州节令风俗甚详,其中称赞大闸蟹 “冬月益肥美,谓之‘十月雄’”。 


陆游曾道:

“蟹肥暂擘[bāi]馋涎堕,酒绿初倾老眼明”。

大体意思是说:

刚动手擘开肥蟹时,馋得口水淌了下来,

持螯把酒,昏花的老眼也亮了起来。


曹雪芹也曾在大观园里安排一场螃蟹宴,既是“喃喃负手叩东篱”,又是“口齿噙香对月吟”,兴之所至,再生出种种“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的咏蟹绝唱。


民国时杜月笙宴客,若席上有大闸蟹,那必是规格很高的了。抗战爆发后,达官贵人们到了香港、重庆,仍对大闸蟹念念不忘,要从苏南千里迢迢地运过去,售价更是暴涨,就算这样,也还是一蟹难求,自此,大闸蟹便声名大噪。


煎炒烹炸,不及一只蒸蟹

民国才子范烟桥的《街头碎弦·洋澄湖大蟹》一文中倒是说得很清楚:“在苏州挑着担子向街头巷尾喊着卖的,还要加‘大闸’两字在‘蟹’字上面,意思是说,这蟹是够‘闸’着吃了,相是对于小蟹只能用‘油酱’而言的。‘闸’的方法,是把蟹在沸水里烧透热。”用水煮蟹,显然较为简便,但鲜味未免流失,不过精明的厨子往往把煮蟹的水拿来下面条,倒也不至于浪费。 

 

如今常用的蒸蟹之法,其实到上世纪40年代左右方才流行开来。当时亦出现了“炭烤大闸蟹”的新奇做法,而某些高档饭店中菜西做,以重味芝士酿入蟹斗,更是为嗜蟹之人所不齿。正如李渔所云:“世间好味,利在孤行。”大闸蟹的那种鲜法,简直逸出了生活的常轨,又如何能用人间烟火污染?


只需把蟹用清水蒸熟,细细剥出肉来,再略用姜醋一拌——那绵长滋味,就像一口吞下了五千年的秋天。 


小编忍不住啦!

我要去香阳楼吃大闸蟹去喽!

吃一只,送一只!

充金卡,还送螃蟹!

连锁门店

金陵人大酒店(江宁店)

美食热线:52160777,87180777

金陵人精菜馆(随园店)

美食热线:83307096,83319968


关于我们

香阳楼绿博园——南京城最正宗的苏菜就在“香阳楼”!!!

吃饭、边掼蛋、边运动休闲 ,一家人、一整天、一个地方!

地址:建邺区扬子江大道268号

预订电话:025-87716178、87716179

摁二维码识别,轻松关注我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