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螃蟹批发价格联盟

别急着去丹麦吃蚝救灾,先救救我们自己吧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这几天,最不能淡定的可能就是中国吃货们了。


周一丹麦驻华大使馆发出“求助微博”,称太平洋生蚝入侵丹麦海岸,由于没有天敌,繁殖迅速以致于对当地生态造成严重威胁,连丹麦自然保护局都拿它们没办法。



闻此,中国吃货们集体沸腾了,纷纷表示加入中国“吃蚝队”的强烈意愿,“飘洋过海来吃你”、“多大点事儿啊,我大天朝人民过去秒秒钟团灭”……



丹麦生蚝还没解决掉,又有“福音”传来:近日古巴猪湾一支螃蟹大军集体横穿马路,涌向海边产卵。数百万螃蟹横穿马路,路面全被覆盖,路人直呼无立足之地。重点是,当地居民竟然不敢吃。



得知这一消息,已经拿着锅生好火的中国网友们直呼“双喜临门”,“到底是去丹麦吃生蚝还是去古巴吃螃蟹呢?”还向古巴螃蟹喊话:有种就来咱中国!要么快点出口中国吃货。



外来的“不速之客”



事实上,近几年类似事例不少,美国的鲤鱼和牛蛙、莱茵河的大闸蟹、澳洲的红蟹,现在又来了丹麦的生蚝、古巴的螃蟹。


上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为了清洁水体,从东南亚进口了包括青鱼、鲤鱼在内的8种亚洲鱼类,投放到南部部分养殖湖区。10年后,湖区遇上洪水,这些亚洲鲤鱼就趁乱逃到野外并开始大量繁殖。

                                   


这些入侵的“亚洲鲤”跟原有鱼类争夺食物和空间,对美境内的生态系统形成了威胁。美国花了接近200亿美元治理,甚至派专家访华考察中国鲤鱼销售市场情况,考虑将成灾的鲤鱼出口给中国。


这是一起典型的生物入侵事件,而国外大部分水生野生动物泛滥事件都与生物入侵相关。


在生物学当中,生物入侵是指生物由原生存地经自然的或人为的途径侵入到另一个新的环境,对入侵地的生物多样性、农林牧渔业生产以及人类健康造成经济损失或生态灾难的过程。


由于被入侵的地方原本并没有这个物种,也没有它的天敌,便会无限繁殖泛滥成灾。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当地生态平衡,对固有生物链上的“土著生物”造成威胁。


入侵物种需要有建立和扩散种群的能力,其繁殖能力与对新环境的适应性需要俱佳。


入侵中外的水生动物有差异


生物入侵是全球最严重的环境问题之一,中国也是遭受外来生物入侵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水产频道报道,根据最新的统计结果,目前入侵中国的外来生物超过500 种。


就外来水生动物而言,很多最早是被作为养殖品种引进我国的,后来由于养殖逃逸或人为放生等原因,它们抵达开放性水域并繁殖迅速,以致于在我国南方区域广泛分布,对本土生态系统结构和功能造成影响,其中有些已成为优势种。


后来,许多入侵水生动物被中国人摆上餐桌,包括常见的小龙虾、罗非鱼、革胡子鲇、福寿螺、牛蛙、大口鲈鱼等。



在我国广受欢迎的小龙虾是一种来自南美的外来入侵物种,曾在短时间内遍布沟渠,对内河的淡水鱼虾资源造成威胁。不过中国吃货将它加入食谱短短几年后,已经几乎看不到野生小龙虾了,现在吃的大多为人工养殖而成。


作为入侵物种,小龙虾除具备超强繁殖能力外,还能在生活污水和轻度污染的工业废水中生存。


有些种类生物只能生活在清洁水体中,称此类生物为敏感种类,有些种类生物耐污性强,能在污染严重的水体中大量繁殖,称此类生物为耐污种类。显然,小龙虾属于后者。


据《中国水产》杂志统计,我国常见的外来水生生物物种除前述被摆上餐桌的几种外,还包括:


红耳彩龟(巴西龟)、短盖巨脂鲤(淡水白鲳)、红腹锯鲑脂鲤(食人鲳)、下口鲇(清道夫)、雀鳝、食蚊鱼、露斯塔野鲮(泰鲮)、镜鲤、鳄龟、凤眼莲(水葫芦)、苏氏圆腹鱼芒(淡水白鲨)、虹鳟、大口黑鲈(加州鲈)、眼斑拟石首鱼(美国红鱼)、斑点叉尾鮰(沟鲇)、匙吻鲟(鸭嘴鱼)、杂交鲟、太阳鱼等



事实上,在中国成功扎根的这些外来水生动物,多是耐污生物。在较严重或中度富营养化的水体中,这些耐污种类较容易形成优势种群。


食蚊鱼,原产美国东南部、墨西哥及古巴,因对消灭疟蚊及其他蚊子的幼虫有一定作用,而被一些国家移殖。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生物并非“水越脏长得越好”。由于我国淡水水体污染持续加重,不少本土生物数量大减,给了这些外来者更大的生存空间,才得以迅速繁殖。污染对它们也会造成危害,只是更能“扛”罢了。


并且,它们发育时间快、生命周期短,体内的重金属积累也较大,食用后很可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在一些污染地区较为严重的江河湖泊生存的罗非鱼,体内的汞元素含量非常高。


此前入侵国外并泛滥成灾的水生生物中,则不乏对生存环境要求颇高的生物——鲤鱼、蟹等。


鲤鱼是一种对水质变化很敏感的生物,一旦水里出现有害污染物,其死亡率很高。


在美国疯狂繁殖的亚洲鲤鱼,在老家中国的野外日子可不好过。根据近年的调查,由于污染、过度开发导致的生态环境恶化,“四大家鱼”的野生鱼苗在湘江株洲段已经灭绝。


而根据中科院水生所的监测,长江中“四大家鱼”的鱼苗,已经从60年前的300多亿尾,下降到不足1亿尾,搞不好也有灭绝的危险。



蟹种对水质的要求比鱼种更高,对水质的污染也更敏感。


原产地在中国的大闸蟹长期泛滥于德国和英国。反观国内,纯种原味的大闸蟹在中国的水系当中已经几乎灭绝。


当原产于中国的水生动物在欧美泛滥却在国内濒危时,调侃去国外组队“救灾”之余,我们更应该警醒。


当我们将自己能够“把入侵物种吃成濒危”看作引以为傲之事时,更应该了解自己吃进去的多是耐污生物,很可能会危害身体。


也许该救的是我们自己


我国的水污染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原国家环保局曾发布新闻:在全中国七大流域中,面临的严重问题是水体污染和水资源短缺,主要河流有机污染普遍,主要湖泊富营养化严重。


七大水系污染程度由重到轻顺序为:辽河、海河、淮河、黄河、松花江、珠江、长江。其中辽河、淮河、黄河、海河等流域都有70%以上的河段受到污染。


受生态环境恶化影响,些珍贵物种的种群数量不断减少,甚至濒临灭绝。

                                    

我国特产的淡水豚,体呈纺锤形。长江中下游干流是其主要活动范围,属濒危动物


另一方面,水体污染对人的危害逐渐显露。一项统计显示,中国水污染事故年发1700起以上。


2013年,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团队长期研究成果《淮河流域水环境与消化道肿瘤死亡图集》数字版出版,首次证实癌症高发与水污染的直接关系。



科学研究发现,癌症就是有害物质在人体细胞内外体液中的长期积累而造成细胞组织的损害,从而引发急性恶化。而癌细胞的扩散也是通过细胞体液来进行的,其他的疾病、炎症等也是由于细胞内水的有害物质引发的。


由于缺乏权威数据,网络流传的“癌症村”的数量并不统一,但绝大多数报道均将癌症等疾病高发的矛头指向饮用水受到污染。


相对于地表水,地下水还算干净,但水质也在走下坡路。


就在前几日,一篇名为《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图文报道引发关注,文章称河北和天津均有大面积工业污水渗坑污染问题。大片大片黑、红、黄色的工业废水废渣,俨然已经是一个有色的湖泊。



据检测,天津静海渗坑中的污水PH值为1-2。专家表示,PH值1意味着水质已经严重酸化,一般正常的水质应该是弱碱性,PH值在7-8左右。强酸对土地的侵蚀特别严重,如果污染到地下水,将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影响。


据北青“深一度”报道,最近七、八年,渗坑周围村民们开始发现,村里得各种癌症的人越来的越多。“这些年村里死人,70%都是因癌症死的。”


触目惊心的场景还有很多很多。






图片来自新华网图集


水是生命之源,破坏水域生态就是在摧毁生命。


生活在中国本土的生物濒临灭绝,却在国外活得很好。来到中国的生物被摆上餐桌,但很少有人关心它们是否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威胁。不可否认,我国的吃文化博大精深,但是不能因为“喜欢吃”而忽略更重要的话题。


比起去国外救蚝救蟹,当务之急是救我们自己,拯救污染水源、拯救濒危生物、拯救同胞的命。


 财经网(ID:caijingwangwx)出品,转载请联系授权。



举报 | 1楼 回复